最近一直在想,為什麼很多過去討厭的東西慢慢變成我喜歡的東西;而曾經非這樣不可的喜歡卻變的不那麼重要?

一開始想說學個第二外語好玩,印象很深的是跑了第一堂專門開給法學院的德文課,教室裡擠滿了來加簽的各院學生,老師很習以為常地先宣布了出局的規則,水洩不通的門口變得稍微可以走動。我也跟著離開,當天晚上剛好西班牙文夜間部的老師全收了,後來剛好室友拉我一起去參加國標社,很多音樂都是拉丁語的,一邊學聽起來很high!

第二次學德文,好像是大二的暑假在ptt上看到國際志工,選上德國東邊靠近柏霖的一個小鎮,是一個修復古堡的工作,也認識了來自其他星星的朋友。結束之後在德國跟捷克晃了一下子,覺得這語言真好聽,回來就想說來學個德文好了。

第三次猶豫了好一陣子,在美國交換學生時看見大家對未來有很自己的想法,心想那我也要~去作甜點,心裡另一個聲音說,那必須要學法文耶。於是,就開始了法文一。

以前不喜歡看書的我總是覺得文學很無趣,還有一點都不實用的哲學,就靠一張嘴巴爭辯而已是到底在做什麼。不過當這些語言開始修到二、三,覺得這些課程太表面,好奇心想說來讀一點長篇的文章好了,於是選了法國社會科學文獻選讀、德國文學還有西班牙當代文化這幾門課, 更進一步了解歐洲文化和想法,雖然說很多概念性的自己讀起來真的滿吃力的,也須要一直查字典,不過聽老師講解之後,像是穿越時空到當時作者創作的環境去體驗一番,讓我更喜歡歐洲了!

Wir träumen von Reisen durch das Weltall  (We dream of traveling through the universe)

Die Tiefen unsers Geistes kennen wir nicht  (The depths of our mind we do not know)

Nach innen geht der geheimnisvolle Weg   (Inside is the mysterious path)

In uns, oder nirgends ist die Ewigkeit mit ihren Welten - die Vergangenheit und Zuknuft

(In us, or nowhere is eternity with its worlds - the past and the futur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rgifangyu 的頭像
Corgifangyu

Corgifangyu

Corgifang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